寻仙手游头像框界面在哪:
全國招商熱線:0851-22229226 4000-897-177

 
在線客服
 工作時間
周一至周五 :8:30-17:30
周六至周日 :9:00-17:00
 聯系方式
王女士:18984288609
辦公室:0851-22303699
品酒故事

寻仙手游论坛 www.nqzfn.icu 1、劉邦與枸醬酒
  漢高祖劉邦率部與西楚霸王項羽作戰時,赤虬河一帶的濮人紛紛投入劉邦部下。這支濮人軍隊作戰非常勇敢,接連攻下很多城池,很受劉邦的贊揚。濮人從溫暖的南方到寒冷的北方,開始不習慣,不是頭痛就是腹瀉。后來人們發現這支濮人軍隊很快適應了這種氣候,原來他們有一支運輸隊伍,不斷從赤虬河的老家運來一壇壇“神水”,濮軍將士喝了這種“神水”就能抗御寒冷,祛邪除病,提神壯膽,個個剽悍驍勇。劉邦對這種“神水”一直迷惑不解。
天有不測風云,劉邦母親、父親先后相繼去世,他十分憂傷,加上長期南征北戰,日夜操勞,身體一天不如一天,山珍海味吃在嘴里都沒有滋味。
一天,相國蕭何送來從濮軍手里得到的枸醬酒,劉邦舉杯嘗了嘗,才發現這種酒又香又醇,味美可口。劉邦心里非常高興,接連飲了幾杯,頓時覺得心曠神怡,一壇美酒沒過多久就被他喝個精光。
從這天起,劉邦胃口大開,精神爽快。這時他才知道,濮人作戰提神壯膽、適應氣候飲用的原來并不是什么神水,而是赤虬河岸所產的枸醬酒。
劉邦打敗項羽建立漢朝后,便命蕭何長備枸醬酒御用。并常常賜飲給立下戰功的將帥們,因此該酒又被稱為“元帥酒”。

2、漢武帝與枸醬酒

                    

  公元前135年,南越(今兩廣一帶)王經常制造事端,戰事不斷,民不聊生。為了開拓疆土,消除地方割據勢力,完成國家的統一,漢武帝派中郎將唐蒙出使南越。
  南越人十分熱情地接待了唐蒙,三天一小宴,五天一大宴,宴必飲枸醬美酒。席間,唐蒙弄清了枸醬酒原產習部(今仁懷市茅臺鎮一帶),想起了臨別時武帝曾說過高祖飲過的枸醬酒,能提神健身,武帝是個迷信思想極重,夢想長生不老成仙的皇帝,一提到這種產自邊陲的美酒,他讒涎欲滴,充滿著好奇,表現出極大的興趣。
  唐蒙不辱使命,不僅征服了夜郎國,博得夜郎國每年上貢枸醬美酒和其它貢品,而且用夜郎國牽制南越,讓其就范。唐蒙深入邊陲,不畏辛勞,不動一兵一卒便擴大了漢朝的版圖,深受漢武帝贊揚。
  后來,漢武帝封唐蒙為元帥,率部入蜀開道通夜郎,經符關(今四川合江南)、沿安樂水(今赤水河)而上,到茅臺村(今茅臺鎮),在此地大力發展農業,免除賦稅,練兵護幫,深受民眾擁戴。
  唐蒙與枸醬酒的淵源瓜葛,史書有“唐蒙飲枸醬酒而使夜郎”的記載,至今赤水河流域還有人稱呼唐蒙為“元帥”。清代仁懷直隸廳同知陳熙晉曾賦詩道:
  尤物移人付酒杯,荔枝灘上瘴煙開;
  漢家枸醬知何物,賺得唐蒙習部來。

3、紅軍與醬香型酒
  1935年6月16日,紅軍長征占領仁懷縣城和茅臺渡口……
  聶榮臻元帥回憶:“在茅臺休息的時候,為了欣賞一下舉世聞名的茅臺酒,我和羅瑞卿同志叫警衛員去買些來嘗嘗。酒剛買來,敵機就來轟炸。于是,我們又趕緊轉移?!?/span>
  長征時任紅一軍團二師四團政治委員的楊成武,在1982年寫的《憶長征》一書寫道:“……此后,我們又發揚連續作戰的精神,攻打遵義之西的魯班場守敵,打了一夜,未徹底解決,又奉命轉移到茅臺鎮。著名的茅臺酒就產在這里。土豪家里壇壇罐罐都盛滿茅臺酒。我們把從土豪家里沒收來的財物、糧食和茅臺酒除部隊留了一些外,全部分給群眾。這時候,我們指戰員里會喝酒的,都過足了癮,不會喝酒的,也都裝上一壺,留下來擦腳活血,舒舒筋骨……”
  長征時任軍委縱隊干部團上干隊隊長的肖勁光,在他1987年出版的回憶錄中寫道:“……茅臺鎮很小,茅臺酒卻馳名中外,我們在茅臺駐扎了三天,我和一些同志去參觀了一家酒廠。有很大的酒池,還有一排排酒桶。我們品嘗了這種名酒,芬香甘甜,沁人心肺,真是一種莫大的享受。有些同志還買了些用水壺裝著,留著在路上擦腳解乏。有的同志打趣說,要不是長征來到這里,這輩子哪能喝上茅臺酒呢!如果單憑這點,還得好好‘謝謝’蔣介石呢……”
  長征初期,任紅一軍團二師四團團長,遵義會議后調任一師參謀長的耿飚,在他1991年出版的回憶錄中寫道:“……十六日攻占仁懷。這里是舉世聞名的茅臺酒產地到處是燒鍋酒坊,空氣里彌漫著一陣陣醇酒的香。盡管戎馬倥傯,指戰員們還是向老鄉買來茅臺酒,會喝酒的細細品嘗,不會喝的便裝在水壺里,行軍中用來擦腿搓腳,舒筋活血……”
  曾三回憶:“在長征路上,我深深感到腳的重要。道理很簡單:長征是要走路的,沒有腳就不能行軍,沒有腳就不能戰斗。大家不是聽說過‘紅軍過茅臺,用酒洗雙腳’的故事嗎?,這不是假的,因為用酒擦洗是最好的?;そ諾陌旆??!?/span>
  長征時隨干部休養連行軍的著名作家成仿吾,在1977年他出版的回憶錄中寫道:“……茅臺鎮是茅臺名酒的家鄉,緊靠赤水河邊有好幾個酒廠與作坊。政治部出了布告,不讓進入這些私人企業,門都關著。大家從門縫往里看,見有一些很大的木桶與成排的水缸。酒香撲鼻而來,熏人欲醉。地主豪紳家都有很多大缸盛著茅臺酒,有的還密封著,大概是多年的陳酒。我們有些人本來喜歡喝幾杯,但因軍情緊急,不敢多飲,主要是弄來擦腳,恢復行路的疲勞,而茅臺酒擦腳確有奇效,大家莫不稱贊?!?/span>
  長征中,許多老紅軍,對路過茅臺時喝茅臺酒或帶著酒走上征途的情景,至今留下了不可磨滅的印象和深深的眷念。

4、開國少將熊伯濤與醬香型酒
  1936年8月,中央軍委為了“進行國際宣傳,及在內外進行大規模的募捐運動”,號召參加長征的紅軍指戰員,撰寫征途中精彩片段。10月底即收到稿子200多萬件,約50萬字。其中有一篇題為《茅臺酒》的文章,是時任紅一軍團教導營教員熊伯濤寫的。
  熊伯濤寫道:“魯班場戰斗,軍團教導營擔任對仁懷及茅臺兩條大路的警戒。在這當中,除了偵察地形和進行軍事教育以外,時常打聽茅酒的消息——特別是沒收土豪財物時。但是所得到的答復是‘沒有’,雖然這時離茅臺只有五六十里?!珊薜奶炱諢蘋枋畢縷鶇笥昀戳恕?,就是有些人打火把電筒,仍然免不了在上山下嶺的泥滑路中跌跤。糟糕!跌倒了!哎喲!同志!不要緊,明天拿前面的茅臺酒來滋補一下!同志們這樣互相安慰著?!返絞嗬錆?,已消滅該敵之在大部,俘獲人槍各數十和槍榴彈彈筒一具,并繳到茅臺酒數十瓶,我們毫無傷亡,戰士欣然給了我一瓶,我立即開始喝茅臺酒了?!頤塹難г焙駝絞吭讜猜氖だ?,在該地群眾的慰問中,個個都是興高采烈,見面就說:‘喂!同志,吃茅臺酒??!’……”‘成義老燒房’是一座闊綽的西式房子,里面擺著每只可裝二十擔水的大口缸,大約在一百缸以上,已經裝好瓶子的,約有幾千瓶,空瓶在后面院子內堆得像山一樣。
  ‘夠不夠你過癮的!今天真是你的世界了!’老黃帶詼諧和慶祝的語調向我笑著說。真奇怪,拿起茶缸喝了兩口,‘噯呀!真好酒!’喝到四五口以后,頭也昏了。再勉強喝兩口,到口內時,由于神比的命令,堅決拒絕入腹,因此除了鼓動其他的人‘喝啊’以外,再沒有能力和勇氣繼續喝下去了,很不甘心,睡幾分鐘又起來喝兩口,喝了幾次,甚至還跑到大酒缸邊去看了兩次。第二天出發,用衣服包著三瓶酒帶走了,小休息時,就揭開瓶子痛飲。不到一天,就在大家共同品嘗之下宣告完結了,一二天內部隊里‘茅臺’絕跡了。
  熊伯濤的這篇《茅臺酒》1936年在紅一方面軍政治部編印的《二萬五千里長征》一書中發表。1937年,中共在法國巴黎主辦的《救國時報》也轉載了此文。應該說,茅臺酒自1915年馬拿馬國際博覽會榮獲金獎之后,20多年中,熊伯濤寫的《茅臺酒》是在國內外宣傳茅臺酒的第一篇文章。

5、開國上將李志民與醬香型酒
  長征時任紅三軍團教導營政治委員的李志民,在他1993年出版的回憶錄中寫道:“……這里,我想起了一件有趣的事:那是一九三五年三月十五日紅三軍團準備三渡赤水的時候,那天晚上,我們教導營同兄弟部隊二起撤出魯班場戰斗轉移到茅臺鎮,鎮上老百姓因受敵欺騙、威脅都跑光了,有幾個戰士在鎮里找水并要提水做飯,無意中發現了存放茅臺酒的酒窖,打開酒窖的蓋子,聞得酒得四溢,芬芳撲鼻,便好奇地用茶缸子打出一缸喝了一口,真是清醇甘美,可是他們知道紅軍紀律是不準行軍中喝的,怕喝醉了誤事,遂將酒倒回了窖。這時有個戰士想到白酒能舒筋活絡,連日行軍打仗兩條腿都跑得酸疼麻木,睡覺前用白酒擦擦腿腳,明天行軍肯定輕松很多,便舀起一茶缸帶回班里,大家用手指沾茅臺酒揉搓小腿、腳板,熱乎乎的挺舒服,一個班的人一茶缸子酒怎么夠呢,他們又拿臉盆去裝酒。
  全班同志都來擦腳。這下子一傳十,十傳百,消息不脛而走,都拿茶自由式、臉盆找酒窖去打茅臺酒,有的還把酒盛在臉盆里,輪流泡腳,互相接摩揉搓。我的警衛員不知從哪里得到這個消息,也悄悄打了半臉盆茅臺酒來給我泡腳,我追問他:‘酒哪里來的?’他把情況告訴我,我感到這樣不好,批評他違犯群眾紀律,可是警衛員還滿不在乎地爭辯說:‘酒窖到處有,兄弟部隊早用這個辦法泡腳了,你還批評我!’我看酒已經打來了,而且盛在臉盆里(當時臉盆有三用:洗臉、洗腳還盛飯菜),再倒回去反把酒窖弄臟了,只好寫張條子叫警衛員拿給供給處,請他們明天留幾塊銀元給酒坊老板作為賠償。接著,便按警衛員教的辦法,先泡泡腳,再邊泡邊按摩揉搓,果然,這一夜腳暖烘烘的,睡了一個好覺,第二天走起路來輕輕松松舒服極了。建國后,每當宴會上飲茅臺酒的時候,我?;叵肫鴣ふ魍局姓舛斡妹┨ň婆萁諾墓適呂??!?br />
6、開國上將王耀南與醬香型酒
  長征時任紅一方面軍工兵連連長的王耀南1983年在他寫的《坎坷的路》中寫道:“……茅臺鎮位于川黔交界地區,……首長們過河后,進到一個小樹林子里休息。我送走首長正往回走,毛澤東同志的警衛員陳昌奉同志和周恩來同志的警衛員魏國祿同志同時來到我面前,拉著我的手小聲地說:‘王連長,能不能弄點茅臺酒擦擦腳?’這兩個小鬼在長征開始前我就認識,我想,弄酒擦腳只是找個題目罷了,實際上是想喝兩口。但轉念一想,茅臺是馳名中外的茅臺酒的產地,好不容易來到這個地方,不該嘗一嘗嗎?何況一月下旬從遵義出發到現在已快兩個月,一路作戰行軍,真是腳不停步,累得腰酸腿軟,買點酒擦擦腿腳,對驅趕疲勞和恢復體力都有好處哩!當時,工兵連就住在靠河的一個酒廠旁邊,聽說酒的價錢也不很貴。于是,我領著他倆一起來到酒廠買酒。酒沒有容器裝,我們就找了兩段碗口粗、半人來長的竹子,用燒紅的鐵條把中間的竹節捅開,只留最下一個竹節,然后在竹筒里盛滿滿灌上酒,上面再用玉米瓤子緊緊塞住。當我按時價把四白花花的銀元遞給酒廠老板時,他激動得不知如何是好,一股勁兒地說:‘軍隊嗎,那么點酒還給錢。我活了四十來歲,還是第一次見到哆!’
  我們把竹筒扛回小樹林的時候,首長們正圍在一棵大樟樹下研究部隊下一步的行動,地上還攤著一張大比例尺軍用地圖。毛澤東同志見我們走來,問‘你們扛的么子?’陳昌奉同志回答說:‘王連長弄了點酒,給擦擦腳,驅趕疲勞,’毛澤東笑了笑,說:“茅臺是出名酒的地方,不過,都擦腳太可惜了?!?br />
7、京西賓館將紅醬坊作為館酒
  北京京西賓館多次用紅醬坊酒招待貴賓,貴賓普遍對紅醬坊酒贊譽有加,評價為“不辣口、不燥喉、不上頭,且價格適中”,很多貴賓點喝紅醬坊酒,貴賓滿意,賓館增收,京西賓館管理局決定,將紅醬坊酒作為“京西賓館館酒”。

8、臺灣客商誤把紅醬坊當茅臺  
  某大型企業宴請來自臺灣的客商唐總。寒暄過后,主賓坐定,主人道:“貴客光臨,要有好酒”,言罷,對身邊的隨從耳語幾句,服務員點頭離去,旋即捧來一瓶紅醬坊酒為每人斟滿杯,頓時滿屋生香??蛻桃恍Γ骸昂?,茅臺酒”。主人道:“您品品看”。 客商先抿,再咂、后呵,吐出幾字:“沒錯,茅臺酒”。

主人和隨從相視一笑,說:“這不是茅臺酒,是貴州紅醬坊酒業有限公司生產的紅醬坊酒?!笨腿慫擔骸鞍パ?,這酒真是好,品著和茅臺沒什么區別??!”
  事隔幾日,該客商把紅醬坊酒作為自己企業的招待專用酒。

9、百歲老紅軍廖鼎琳講四渡赤水,品紅醬坊酒,為紅醬坊題詞  
  2013年8月13日,集團董事會領導一行到解放軍總參療養院專程看望了百歲老紅軍廖鼎琳將軍。廖將軍雖已百歲高齡,但身體健康,仍非常健談,當他講到1935年3月紅軍長征入住茅臺鎮以當地的劉大將燒房酒消疲、療傷、四渡赤水、連打勝仗時更顯神采奕奕,不時發出幸福的笑聲。當我們奉上紅醬坊——京西貢酒并告知此酒就是當年貴州茅臺鎮大將燒房酒的新秀,紅醬坊已被北京京西賓館甄為館酒,敬請老將軍品鑒。老將軍品鑒紅醬坊酒后連說:“ 好酒!”……并揮筆為紅醬坊題詞:“喝紅軍的建功酒,走紅軍的立業路?!?/span>